全村搬光光!男子待故乡老宅“隐居深山30年不搬” 全为照顾“每年都来的特殊家人”:家永远都在

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搬到城市居住,不仅代表自己已“出人头地”,更为了孩子的教育、自身工作等需求考量,然而,却依然有些人选择守护自己的故土,始终不离不弃!

晨曦从窗棂透射进来,竹林里叽叽喳喳的鸟雀声此起彼伏。可是,袁林伟最想听到的“咕咕”声没有响起。

牠们离开已经20天了。要等再次出现,大概还要8个月。

牠们,是猫头鹰,也是袁林伟的“家人”。

每年2月份,袁林伟家的阁楼上都会飞来一对猫头鹰筑巢育雏,到了5月份,袁林伟和家人又会目送著牠们带着学会飞翔的小猫头鹰离开,返回山林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代一代的猫头鹰在他家来了又去了,过了30多年。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袁林伟家没有拆掉老屋,也没有进行翻修,他们生怕,猫头鹰们找不到回“家”的路。

摄影杨益达


袁林伟家在丽水松阳县裕溪乡霭溪村田寮自然村,单门独户,三面环山,隐藏于一片苍翠高大的竹林中。

这副画面,就像是武侠片里的隐世高人居住地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当时39岁的袁林伟大学毕业后,在上海,杭州,南京都工作过。在杭州的时候,跟朋友一起租了房子做淘宝做服装生意,在上海和南京的时候是在网路公司工作。

2015年,他回到了老家,和父母住在一起,在村里找了份会计的工作。其余的时间,他都会宅在这栋老旧的黄泥房中,看悠悠青山,听啁啾鸟鸣。

袁林伟和爸妈都住在一楼,楼上有个阁楼,里面放了不少农具杂物。每年的2月份,总会有一对猫头鹰飞进了那里。天色暗下,村里的路灯亮起来的时候,“咕咕”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有时候是短促的几声,断断续续的;有时候是连续的鸣叫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袁林伟听得懂,“牠们可能是在互相交流。大概晚上8、9点的时候,牠们还会鸣叫一阵子,然后是半夜,以及凌晨3、4点钟。”他甚至能分辨猫头鹰鸣叫的不同。“在还没有孵育小猫头鹰的时候,牠们的叫声是咕咕,等小猫头鹰出生后能出窝的时候,牠们的叫声是谷谷,稍微有点区别,声音会拖得更长一点,可能是在教小猫头鹰学飞。”

袁林伟第一次看到猫头鹰的时候,是在1989年,那年,他8岁,在屋外猪圈的空地上看到一只雏鹰。他想把牠捉起来玩,但是被爷爷制止了。爷爷说,抓走小猫头鹰,牠的爸妈会伤心的。猫头鹰和燕子一样都是人类的朋友,要好好保护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爷爷知道猫头鹰的窝建在猪圈上的稻草堆里,他小心翼翼的把雏鹰捧回了窝。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缘份,猫头鹰对袁林伟一家充满了安全感。

1991年,也许,就是袁林伟爷爷送回窝的那只猫头鹰,带着牠的伴侣来到了袁林伟家,在东侧厢房阁楼顶筑巢育雏。从此,一代一代的猫头鹰把巢安在了这里,每年2月底飞来,5月底带着三五只雏鹰返回山里。

“到当时已经差不多有30年了,总共有100多只雏鹰在我们家繁衍,没有一只夭折。后来,这对猫头鹰生了三只宝宝。”袁林伟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事实上,猫头鹰的孵育之路并非一帆风顺,尤其是雏鹰学飞期,很容易掉在地面上。这时,会有不少危险,要马上把牠们送回楼上。

袁林伟说,家里养了两条狗,狗对猫头鹰很好奇,看到小猫头鹰掉到院子里的时候,有时候会上去碰牠,需要人为制止。村里也有不少狗,白天,他和家人如果外出的话,都会锁上大门,就是为了防止狗狗们伤害猫头鹰。

“小猫头鹰刚学飞的那段时间,牠会在楼上的横梁上乱窜,有时候就会掉下来。学飞的时间大多是天色暗的时候,有时候两只大猫头鹰在,牠们会发出‘故故’的声音,可能是在跟小猫头鹰说话,让牠去学飞。”

袁林伟也会跟小猫头鹰一起玩,他来到楼上找牠,一找一个准,大多数的时间小猫头鹰都是在横梁上,有时候是角落里,或者地板上蹲著。看到他的时候,牠会站着不动,瞪着一双大眼睛,看一下眨一下,嘴里发出”卡卡卡”的声音,翅膀也会张开一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袁林伟如果转到牠的背后,牠也会随着转身,一双大眼睛反正就是萌萌的瞪着他,瞪一下,眨一下。去抱牠的时候,牠会有一点点警惕,张开翅膀,但是如果抱上了以后,牠也会表现得很乖,像是很有安全感的样子。

袁林伟好几次在一楼碰到牠的时候,都会这样把牠抱起来,然后抱到楼上。大多数的时候,牠的父母不在,如果看到的话,似乎也挺放心。“有一次,我爸爸在楼下把小猫头鹰抱上楼的时候,就差几步到楼上了,大猫头鹰看到了,飞了过来,落在了爸爸的脑袋上。”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袁林伟和家人们对这一家猫头鹰都是喜爱不已,每天半夜,猫头鹰“咕咕”叫的时候,别的人可能会觉得太咶噪,他们却觉得这是动听的音乐。

“猫头鹰就是我们的家人。妈妈早上一起床就要去看小猫头鹰,晚上睡前也要再看一眼才安心。”就连袁林伟的外甥女蓝雨欣,也把猫头鹰当成了家人,每年“节假日”都会专程来看望、守护雏鹰。

30多年过去,农村变化日新月异,袁林伟的爷爷奶奶走了,左邻右舍也早已经搬空,在县城买房或在村里建房,但是,袁林伟和父母却一直舍不得搬离,成为一片山林中唯一的人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摄影杨益达


让他们牵挂的就是年年到来的猫头鹰一家,不仅不肯搬离,甚至重新修建都不愿意。“我们担心,猫头鹰会因为我们新建了房子,没了熟悉感,认不出‘家’了。”

住在山林中,除了生态好风景好以外,野生动物也会经常闯进家里来。比如家里摘的桔子放在楼上,松鼠们就会跳窗进来偷吃。前几年,家里养著不少鸡鸭,菜花蛇会趁著夜色游进来偷吃鸡蛋。附近的一个小水渠中,经常会有野猪路过,在水里打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被野猪拱过的菜地


袁林伟说,别看野猪个头大,牠不受伤的时候是怕人的。当他听到院子里狗叫的时候,能知道是野猪上门了,这时候冲到院子里大吼一声,牠就会立刻窜回山上。也是挺有趣~希望动物与人类能够永远和谐相处下去~